Beryl

伴君千里,而妳我;終須一別。

無題

工作上的異動
友情上的分歧
感情上的拒絕

我還是太執著於想要答案嗎⋯⋯?

睡姿

妳總覺得她睡覺的姿勢很有趣,明明長手長腳的,卻總愛捲縮的像個嬰兒;但當妳上床後,卻又像裝了雷達般的自動滾進來縮進妳懷裡;無論妳動作多輕。
很有趣,但莫名的可愛;就不計較她總愛把腿壓在妳的大腿上了。
雖然起來腿總沒感覺了,但,看在可愛的份上就...嗯..算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妳喜歡看她睡覺,總是一副直挺挺的樣子,尤其是明知道妳在偷看,卻依然裝睡不願睜眼的樣子,莫名的可愛。
但只要妳一上床主動鑽進她懷裡,她總會假裝不經意的把手環在妳腰間,緊緊的。
像個抱緊玩具熊的孩子似的,太可愛了。
雖然她總無意間環的太緊,有點難受。
但就算了吧,誰叫妳是她最寶貴的玩具熊呢?

牽手,到最後。

牽牽牽手,一直走到最後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Shaw沈默的,小心翼翼的用手擦掉Root臉上仍在滴落的淚珠。
Root 只是動也不動的盯著Shaw看,仿佛只要一眨眼,Shaw就會消失。
「.....我到底...該拿妳怎麼辦...?」Shaw看著她小鹿般的棕色眼睛,沙啞嗓音問著
「...可不可以...再給我...一次機會?」Root 緊抓著Shaw放在她臉上的手,顫抖的問
「我從小就沒有感情,是個該死的二軸,可遇見妳以後...慢慢地...我...開始有了其他,不同以往的感覺⋯⋯;我試著不去理會看見妳以後會產生的感覺,但...好像...辦不到...。」Shaw一邊用手搓揉Root 冷冰冰的手,一邊慢慢地說著。
「然後...當妳哭的時候...我發現,心,很痛。但當我看見妳的臉,一切就又都好了。」Shaw停下搓揉的動作,看著Root 。
「我悲哀的發現,心還會為妳疼痛;走不開。所以,我決定放棄掙扎了.....我把我的一切,都給妳。」Shaw慢慢地牽起Root 的手。
「一起,牽手到最後...好嗎?」

無題,結局2

有多少愛可以重來,有多少人值得等待?

當世界已經桑田滄海,是否還有勇氣去愛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Root頹然坐在門外,眼淚止不住的流;她從沒如此失聲裂肺的哭過,怨恨自己領悟的太晚,再也沒有人會像Sameen一樣,如此用心的對她好;一個二軸要付出多少努力才可以盡力做到這一切?
而如今,一切都由她親手撕毀了....再也沒有人,也再也找不到了....思及至此,Root的眼淚又再度不受控制的流....

門內的Shaw背靠在門上,聽著外頭的哭聲,每一聲都仿佛在撕裂她的心;原來,心還會痛⋯⋯原來,只要聽到她那獨特的顫音,心還是會不受控制的悸動...Shaw將右手放在左胸口使勁的壓著...卻絕望的發現,不管怎麼使力,都無法將那疼痛減緩...

Root 雙手抱膝,將頭埋在膝中,慢慢地將淚擦乾...準備起身要走...

忽然之間,身後的門猛然打開;她猝不及防的往後倒,跌入一雙溫暖有力的臂膀;她屏住呼吸的回頭,看見Shaw 一臉冷漠的說道:「外面這麼冷,妳這樣哭是要哭給誰看,難看死了,要給別人看見了,妳的形象怎麼辦?」

「S....Sameen...」Root抖著聲音開口

「.......近來吧。」Shaw沈默了一會兒後說道,一邊準備起身鬆開還環抱著Root的手

進去?那表示什麼?Root瞬間燃起了希望

「Sameen我們再試一次好不好?不要就這樣放棄我..這次我保證會..」Root著急地抓住Shaw準備鬆開的手臂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可能一分鐘,可能好幾十分鍾;她焦急的望著Shaw那雙漆黑如墨的雙眼,想要讀出些什麼⋯⋯

「....嗯...」終於,Shaw幾不可聞的回應了一聲

Root的臉龐瞬間散發出一種光芒,眸中帶淚的笑了。

Shaw看著她的臉,忽然發現,心一瞬間不疼了。


抓不住的,寧可不要

有人問我為什麼遲遲給不出那篇故事的「一個」美好的結局
誠實的說,因為我抓不住如何忠實去呈現角色的性格
我清楚知道我只能呈現自己的經歷過的事物,
我沒有辦法完美的呈現我鍾愛的角色的性格,無法融入在故事之中
如果這樣,抓不住的 我寧可不寫。
我不願去破壞我心中的角色性格
因為上一篇已經破壞了角色性格
所以遲遲無法下筆
只能繼續停在那。

回應一下那篇結局的故事
總歸那句話
有多少愛可以重來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(絕對不是因為作者懶)

無題,續1

無題,序 無題,結局

我是真的愛妳(李宗盛)-----建議搭配服用

 

曾經自己 像浮萍一樣無依
對愛情莫名的恐懼 但是天讓我遇見了妳


我初初見妳 人群中獨自美麗
妳彷彿有一種魔力 那一刻我竟然無法言語


從此為愛受委屈 不能再躲避 於是妳成為我生命中最美的記憶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Shaw快步趕到與Hanna相約的咖啡廳,所幸Hanna還沒有到;她挑了一個靠近落地窗的位置坐下。

庭院中的楓樹將庭院的景色染成一片美麗的緋紅色,楓葉隨風落入潺潺的流水造景中,Shaw望著隨風飄落的楓葉,不停地在腦中回想和棕髮女孩相遇的畫面;她懊惱自己為何沒有追上去索取對方的聯絡方式,不知道有沒有緣分再遇見?

放在桌上的手機忽然傳來震動的提示音,Shaw點開短訊。

是Hanna傳來的。

「Shaw,我和朋友一同過去,但她剛剛有點事耽擱了;我們大約會遲到一會,等我們一下吧?:)」

「好。」Shaw精簡的回覆了短訊。

Shaw繼續望著窗外的落葉,不知道過了多久?或許10分鐘、15分鐘後

落地窗上忽然映出一個修長的倒影,卡其色的風衣和微捲的棕髮;Shaw猛然回神。

是那一個女孩,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?

「Shaw,讓妳久等了;抱歉我們遲到了」Hanna的聲音從棕髮女孩的身後傳出。

Shaw轉頭和棕髮女孩對上眼。

「是妳!」棕髮女孩驚訝地說道。

「你們認識?」Hanna從女孩身後走出。

「我剛剛和妳說的幫我撿文件的人就是她。」

「妳總是這麼冒失,Shaw,謝謝妳幫忙她撿文件;不然我們大概會遲到更久。」Hanna噙著微笑對Shaw道謝。

Shaw不可避免的注意到Hanna語氣中的寵溺和望向女孩時那溫柔的眼神,是那麼地明顯。

Hanna和女孩在Shaw對面的座位落坐

「Shaw,這是SamanthaGroves;系學會會長,同時也是我的女朋友」Hanna微笑地對Shaw介紹。

Shaw聽到女朋友三個字時,內心的情緒瞬間翻騰不已。

她勉強穩住情緒,伸出手說道:「Sameen Shaw」

「Samantha Groves,叫我Root就好」Root禮貌地伸出手與Shaw回握。

Shaw留意到她左手中指上戴的銀戒與Hanna右手中指上的是同樣的對戒。

甚至連手錶都是成對的款式。

她感到喉嚨中傳來一陣苦澀。

乃至於後來Hanna說的話,一個字都沒有傳達到她的腦中。

她只能禮貌的噙著微笑,望著對面兩人親暱的互動和默契地動作。

她就像個局外人,極其苦澀。

甚至她也記不清自己是如何和她們告別,怎麼回到自己租賃的套房。

 

她的愛情,還沒有開始

已然

宣告終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冷氣房太冷了 頭好痛

簡單更新

歌詞代表後續走向

無題,結局

可惜沒如果(林俊傑)----強烈建議搭配服用


倘若那天
把該說的話好好說 該體諒的不執著
如果那天我 不受情緒挑撥 妳會怎麼做
那麼多如果 可能如果我
可惜沒如果 只剩下結果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shaw回到租賃的套房時,已是半夜三點
她帶著酒氣,看見蹲坐在她套房前的人影
「..........,妳怎麼在這裡?」shaw面無表情的看著root
「sa...sameen .....」她聲音微啞,唇色泛白

shaw皺著眉。已經入冬了,夜裡很冷,她是腦子壞了嗎?穿的這麼單薄?

「妳到底在做什麼?」root到底在她門口坐了多久?

當初毅然決然說分手的人是她,好,她如她所願,離她遠遠的,不再拿她口中那份令她厭惡的感情來困擾她。現在,她卻又回頭拼命挽回,她到底要她怎麼做?這樣玩弄她很好玩嗎?

思及至此,shaw暗下眸色。

「我們...真的..就這樣了?」root顫抖的問

「我沒有必要回答妳了」shaw略過她,逕自掏出鑰匙

「回答我!這對我很重要,我知道我做錯了事;如果能讓妳好過些...我希望能為妳做點什麼..」

shaw靜默聽著;

半晌過後,shaw回過身,黑曜石般的眸子望向那曾經令她心神蕩漾不已的棕色眼眸,回答道:「妳真想為我做些什麼?」

root連忙點頭,「只要妳說得出口。」

「那,請離我遠一點,別再來找我。」shaw平緩的,說了這句。

「妳說只要我說得出口,妳就會做到,遵守妳的諾言。」直接用root剛剛的話,堵住了root的欲言

「為什麼要這樣.....?」

「當初要結束的是妳。」shaw提醒她

我們不適合,我們結束——

這句話,shaw記得清清楚楚,不敢忘,也忘不了。

就是這句話,讓她下定決心捨掉一切,讓自己痛到極致,徹底醒來。

「我後悔了,我收回那句話,妳可不可以當作沒聽到—」root顫抖的聲音說著

「妳把我當什麼?妳養的狗?說要就要,不要了就丟?恕我沒有這種閒情逸緻,配合妳的興致」shaw語氣憤怒的脫口說出

「我沒有...」

「沒有就離我遠一點,讓我保留我最後一點尊嚴可不可以!?我不怨恨妳,也不會埋怨什麼,付出是我心甘情願,沒有人可以怨;這份真心妳不要,我自己收著,既然已經回到各自的世界,那就讓我們彼此好好過自己的生活,這不是妳當初要的嗎?而妳現在要怎麼想,我已經無所謂,也管不著了。這是我僅剩的一點原則,妳不要讓我覺得自己很窩囊,可以嗎?!」shaw終於憤怒的脫口而出,這或許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說出如此長的一段話...

「對...對不起....我不是存心傷害妳的...我只是...害怕有一天會失去妳...」水氣盈滿了眼眶,root強忍著。

現在才說這些,有什麼用?

那段曾經全心付出的感情,曾經很沈重、很沈重的壓在她的心口,無法喘息;而如今她終於決定放下,便沒有重拾的道理。

錯,一次就夠了。

shaw僵硬的轉身,繼續轉動鑰匙,說道:「我是認真的,如果妳真的覺得虧欠我,那就別再來了,讓我好好過自己的日子。」

「sameem....」root心慌的喊

轉動鑰匙的手頓了頓。

「不要就這樣..離開我...不要...」止不住的哽咽從口中滑出,root顫抖地低聲呢喃。

她知道,一旦這扇門打開又關起,她們之間就徹底斷了...shaw是個言出必行的人,這點;彼此都心知肚明。

shaw靜默了下,而後沒有遲疑的打開了門,走入門中,堅定、決然。

「碰!」一聲

這聲響...徹底的宣告了shaw的決定。

彷彿回到分手的那一晚,不同的是這次,root清楚真切的意識到,這一次她是真的⋯⋯無法挽回了...

她頹然滑下...痛哭失聲.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這篇可以當作一個完結了,本來不想如此這麼早打出來;後來發現想抒發情緒的心情非常強烈,所以確定強行先公布了。至於會不會有交代前因後果,糖果鞭子;我也不知道,因為我就是個文筆渣,寫開心的...





無題,序

她對她一見鍾情
在錯誤的時間,錯誤的地點
甚至,錯的人
但在那段短暫卻美好的時光中,沒有後悔;徒留遺憾⋯⋯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那是個秋意濃的午後,shaw依約前往和學姐Hanna 相約碰面的咖啡館;學姐要介紹系學會的會長給她,順便拿一些課本送給她。
shaw穿著深藍色的風衣,漫步在學校那條被兩旁楓葉佈滿的深紅色小路上;忽然間,一陣風刮過,她聽見一聲驚呼;隨即眼前飛來一大疊散落的紙張文件,shaw下意識的用手擋住了眼,任由紙張散落到她身上在落下;當她放下手的那一刻,一個人影逆著光向她跑來
「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我一時沒有拿好這些文件,妳沒事吧?」略帶慌張的語調,伴隨著抱歉的話語而來
shaw瞇了瞇眼,放下手;看向逆光而來的人
一瞬間,她覺得有道雷擊中了她。
那是個有著如蜜糖般的小鹿眼睛、棕色微捲的長髮和精緻五官的高個子女孩,是那種無論何時遇見,shaw都會被她吸引的漂亮女孩
shaw愣愣的看著她,無法開口說出一個單字、一個詞
而女孩見shaw沒有反應,以為shaw生氣了,急著說道:「妳哪裡受傷了嗎?!真的很不好意思」
shaw猛的回神,「啊⋯⋯不,沒事;我只是一時沒反應過來。我幫妳撿」
Shaw不待女孩回答,就急忙蹲下來撿拾那些文件;藉以掩蓋臉上的燥熱
「啊,謝謝妳」女孩也急忙蹲下與她一同撿拾那些文件
經過兩人的努力,散落一地的文件很快就被完全的撿拾了回來。
「真是不好意思,麻煩妳了。」女孩帶著微笑向她道謝。
「不..不會」shaw盡力維持著語調的平穩
女孩見shaw沒有在開口,略帶尷尬的說:「那..我先走了,謝謝妳啊。」語畢,便匆忙的離開。
shaw只是愣愣的望著那離去的背影發呆,直到人影完全消失;才猛然驚覺自己忘了向對方要聯絡方式,而這一點也不像平常的她。
shaw懊惱的重新邁開腳步,她和Hanna 的約快要遲到了;她得加快腳步,可不能遲到了...悸動歸悸動;與人的約還是更重要的。
於是,她邁開腳步快步離開....
留下背後那片灑滿陽光的紅葉小徑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不知道會不會更新,失眠下的產物。